13. 人為萬物之靈長。

Jin ui ban-but chi leng-tiong.

人是萬物中,最有智慧的存在。

常用來定義「人」,標榜人之優越於萬物。出自《尚書•泰誓上》:「惟天地萬物之母,惟人為萬物之靈。」

靈長:靈智最高的存有,此處不是指動物學的「靈長類」。

人為萬物之靈長的根本條件何在﹖古賢人有所教示:「唯天下至誠,為能盡其性;能盡其性,則能盡人之性;能盡人之性,則能盡物之性;能盡物之性,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;可以贊天地之化育,則可以與天地參矣。」(《中庸》22)可惜,這句名言常被誤用做:人是萬物的主宰,擁有殺戮動物,剝削大地,破壞生態的藉口。其實,人若不知善待萬物,也就沒有資格說他是「萬物之靈長!

 

14. 人有人威,虎有虎威。

Lang u lang-ui, ho u ho-ui.

虎用威力,生存在森林裡;人以尊嚴,生活在世上。

用來鼓勵人,要有威武不屈的志氣,要生活得有尊嚴。

虎威:老虎的安全受到威脅時的激動,也是牠獵食時的「猛」和「殘」的勢態。 人威:民間了解做,令人不敢親近的「威形」,如包公或關公的尊顏;在修養上解釋做,人該有威武不屈的意志。

人類社會和動物世界,都有憑藉威猛來鬥爭,求生存的一面,而造成所謂「貌輕則招辱」( 楊雄《法言•修身》) 的殘酷事實。不過,「有文化」的人,應該制約「威猛」,公道地對待所謂「貌輕」的人才對。不過,這種理想要行在臺灣社會,可能非常困難,因為人與人之間的安全距離不足。怎麼辦?想辦法擴展容人的雅量吧!

 

15. 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Jin-goa iu-jin, then-goa iu-then.

人間有比我的能力更強的人,天空有大於我所能看到的天。

用來戒驕傲,勸謙遜,以求更加妥當的知識,深奧的智慧。

這句俗語和「強中更有強中手」的格言有相似之處,但卻含有更深睿的智慧光照。從現代天文學的眼光看來,「人外人,天外天」不無可能,而此一可能性豈不叫人謙虛地再思人和宇宙,人和人的好多問題,例如:人和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嗎? 台灣人是最優越的人民嗎? 鶴佬人是台灣人的中心嗎?男人是女人的「主人」嗎? 顯然,這句古諺的答案是:「非也!」 理由簡單明白:因為「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![5] 無疑的,這句諺語對現代台灣人尤有重要的啟示,除了可當做探究學問世界的態度之外,也可用為修睦省籍、族群衝突的原理。

 

16. 人,莫有所長。

Jin, bok-iu so-tiong.

人各有不同的特長。

用來勸戒驕傲,鼓勵謙遜。

呂坤說得好:「人有一長處,即有一病處,其病處,即在所長之中。」(《呻吟語•問學》) 其實,人的自信心,就是生長在這種謙遜的心,因為人各有所長,我是人,所以我也必有所長。健全的社團,美麗的社會,有希望的家庭,豈不是建立在「各有所長」的基礎上嗎? 何須嫉妒自卑﹖何必貶人稱賢﹖應當集中精力,來發展一己之長;心裡有了自信,人就快樂了!

 

17. 荏荏馬,嘛有一步踢。

Lam-lam-be, ma-u chit-po-that.

再軟弱的馬,還是有牠厲害的一踢。

常用做警語:當留意那看來平凡無奇的人,他們一定有其長處。也用來自勵:切勿妄自菲薄,當努力改良自己的弱點。

荏荏:相當軟弱的樣子。 嘛有:也有。做為再肯定動詞,其句式是:「消極或否定意義的第一分句+ 再肯定動詞+ 賓詞」。例如,「就是戇牛,嘛有伊一定的智力。」

 

18. 天不生,無祿之人。

Then put-seng, bu-lok chi-jin.

上天不生沒有福份的人。

用來鼓舞遭遇困難的人,只要樂觀奮鬥,終必得福。

天:指人格化的天,意志的天。 祿:福份、福氣,古典的祿和福不同,祿為食饗,福指禎祥。 [6]

民間普遍相信,人皆有福,雖有厚薄輕重之別。這一信念可能寬鬆怨天尤人的壓抑,帶給人「有路用」的自信。[7] 可見這句古諺,在建立樂觀奮鬥的人生觀,還是有其積極的意義。

 

19. 天不生無用之人,地不生無根之草。

Then put-seng bu-iong chi-jin, te put-seng bu-kin chi-chho.

凡是人都一定有用,如草之必定有根。

用法有二:一、用來自我鞭策,當善用天賦能力;鼓勵人要自尊自愛,樂觀發奮。二、用做價值和存在的反省,主張人、物,都有意義、有用。

語見,李白的「將進酒」:「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對空月。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」

用:功用、用途、積極的作為和貢獻。

傳統的台灣人,認識價值的主要公式是:「對我有用的,有價值;對我沒有用的,無價值。」對人,物件、知識、科學、藝術、宗教等等,莫不用此公式來判斷,來分類,來取捨。結果,把價值的世界弄得非常狹小,把數不盡美善的事物都幾乎簡化成工具。當然,個人和社會也都釘住那幾小項「唯我有用」的工具,去奮鬥,去競爭,去擁有。這樣一來,人和社會怎麼會不呆板﹖人間關係怎麼能不緊張﹖現代台灣已經是一個多元價值的社會,有力地挑戰著「唯我有用」的觀念。我們若能夠用寬廣的價值觀去面對新的事物,新的思想,新新的人類,那麼前所未覺,多彩多姿,引人入勝的無數新奇景觀,將躍然出現在我們的面前。

下一頁

back to 第一章第一節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