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. 一樣米,飼百樣人。

Chit-iun bi, chhi pah-iun-lang.

吃同樣的米飯,卻養出那麼多異樣的人。

對他人的行動感到意外和失望的慨嘆。這是一句帶有貶義的話。

人的個性、思想和行為是非常複雜的,真是「人心不同,各如其面」,更是「一人謯一項,無人謯相同」。[8] 然而,與其對他人的行為徒嘆失望,倒不如退而自省,靜觀人間百態,既使得不到智慧的光照,至少也能增加一分安己容人的空間。

 

21. 人之初,性本善。

Jin chi chho, seng pun-sen.

原初的人性是良善的。

這是一句家喻戶曉的名言,頗能代表台灣人所了解的通俗的人性論。語出,王應麟的《三字經》。

性:人性,指人的本性、本能、理性、理氣。

性善的學說紛紜,最主要的根據可說是《孟子》的這一段話:「惻隱之心,人皆有之;羞惡之心,人皆有之;恭敬之心,人皆有之;是非之心,人皆有之。惻隱之心,仁也;羞惡之心,義也;恭敬之心,禮也;是非之心,智也。仁義禮智,非由外鑠我者也,我固有之,弗思耳矣! ( 《孟子•告子上》) 這真是美善的哲理,在不斷演出的殘酷悲劇中,人應該學習如何發揮善性,消滅惡性。

不久之前,中國出版了新編的《三字經》,開頭有幾句相當可笑的話:「人之初,無善惡... 抗日寇,毛澤東... 威不屈,周恩來... 核電站,放光芒;隱身術,捉迷藏...(《中央日報》1994(8.10):4)

 

22. 人的心,都是肉做的。

Lang-e sim, to-si bah cho-e.

看到別人的痛苦,人都會產生同情心。

用來喚起慈心,鼓勵行善。

肉做的:能夠感覺到悲喜憂樂,能被愛惜,被傷害的器官。喻指有知覺,能同情的心性。

人皆有同情心是人性的一個重要假設,聖人早有論證:「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:今人乍見孺子,將入于井,皆有怵惕惻隱之心。」 (《孟子•公孫丑上》)無疑的,我們期待臺灣會是一個滿有惻隱之心的社會。那麼,我們要從何處做起呢﹖好像有幾件根本的事要先做:那就是停止荒謬的政治宣傳,節制渲染名利的廣告,修正自欺欺人的一切教條。顯然,這是政府和人民一體努力的大目標;能夠如此的話,久而久之,臺灣人一定會長得更加俊俏,臺灣社會一定能變得更加安寧。

 

23. 鼻孔向落,無一個好人。

Phin-khang an-loh, bo chit-e ho-lang.

凡是人,沒有一個是好的。

對惡人做壞事的慨歎,也用來警告人,必要提防凶人的陷害。

鼻孔向[O?] 落:鼻孔向下,喻指人;而鼻孔朝上的,是禽獸,如鸚鵡、豬、猴、河馬等等。

儒家大師荀子主張性惡說,基調是:「人之性惡,其善者,偽也。」(《荀子•性惡篇》) 此處,先人用這句俗語,淺顯、直接、活潑、可愛地斷言著人性為惡,真是與荀子之說相得益彰! 雖然性善說不失為美麗動人的假設,良善的個人也不是沒有,但歷史大事卻一再顯出人類「集體的邪惡」是那麼嚴重,而掩蓋了、毀滅了善人善事的事實,例如在近半世紀以來,蘇聯、東歐、德國、土耳其、烏干達、中國、台灣、南美等地,都發生過「大屠殺」,都有數不盡的「抄家滅族」慘絕人寰之事。顯然的,僅是辯論性善或性惡是太奢侈了,人類緊急的需要是:消滅集體的邪惡!

 

24. 觀音媽面前,無好死囡仔。

Koan-im-ma bin-cheng, bo chit-e ho-si-gin-a.

大慈大悲的觀音媽面前,沒有善類。

用來喚起道德反省,激發慈心善行,以及防範小人暗箭。

觀音媽:觀世音菩薩的俗稱;台灣民間相信祂滿有悲智,常常化身救苦救難,普度眾生。台灣人普遍虔誠信仰祂,若說「大街小巷觀音媽」也不為過。全台灣有557 座崇奉祂為主神的寺廟。二月十九是觀音神誕日。[9]

現今,不僅是台灣社會,幾乎是世界處處,殘暴之氣深重,殺伐魔障瀰漫;人性原惡昭彰,惡行貫滿,真是「在觀音媽面前,無好死囡仔,」一語成讖。怎麼辦﹖人能自救嗎? 觀音媽、媽祖婆、聖母馬利亞,會顯聖來救渡,來安慰嗎? 我們不能不努力尋找拯救之道呀!

 

25. 山中有直樹,世上無直人。

San-tiong iu tit-su, se-siong bu tit-jin.

山裡還可能看到長得筆直的樹,但世上不能找到誠實的人。

用做警語,說人心是詭詐的,要小心受騙。語見,《增廣昔時賢文》。

直人:誠實的人;直,正直、誠實。《管子•心術》:「大道可安而不可說,直人之言不義不顧,不出於口,不見於色,四海之人熟知其則﹖」

我們非常驚訝地發現,具有誠實正直民族性的台灣人,於其民間道德價值的尺度上,誠實和正直的重要性不高。誠實總是被當做「愚戇」看待,說率直的人是「戇大呆」,[10] 連他的身體結構也被簡化成:「一條腸仔通尻川。」[11]

臺灣人為甚麼會把「誠實」貶成「戇直」呢﹖我們發現,那是台灣人從其苦難的歷史事件磨出來的「智慧」,從其統治者的拐騙、剝削、強暴、誘殺、迫出來的「乖巧」。有史為證:像1902年,日本政府在斗六等地,用「歸順典禮」騙殺崙背265 名抗日英雄。[12] 又像1947年二二八事件,國府先用「協議」之名騙殺台灣的菁英,後來繼續羅織種種罪名殺害人民,總數在一萬人以上,[13] 接著是世界上最長的戒嚴統治和白色恐慌。這不但是台灣歷史空前的大屠殺,而且是詭詐的軍政暴力強暴誠實、謀殺正直,毀壞人民的道德心性。如此殘酷,有誰敢再相信誠實﹖敢再肯定正直﹖

然而,不敢或不信誠實是心病,嚴重地妨害人民的心理健康,擾亂了個人和社會倫理的秩序,造成懷疑詭詐的心性。這終究是毀滅民族的心癌,不開心治療是不行的!

 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注釋

  1. 詳見,阮昌銳《莊嚴的世界》(台北:文開出版社,1982),頁V-39。  
 

  • 3. 參看,林明峪《台灣民間禁忌》( 台北:聯亞出版社1981),頁290
  •  
    4. 收魂、收驚[siu-hun, siu-kia?]:孩子或成人「驚著」[kia?-tioh] 時,請「紅頭師公」 (紅頭道士) 或會「收驚」的人來施法,收回受驚嚇而失散的神魂,謂之「收魂」,又叫做「收驚」。這是民間道教的法術,也是常見的民俗治療方法。( 看,洪惟仁《台灣禮俗語典》( 台北:自立晚報出版社,1986),頁57)

     
    5. 神學家宋泉盛曾以「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」為題,精闢地闡述了關於神學方法論的一些概念,以及若干重要的反省。其中有令人深思的話,例如,說:「我們人類沒有什麼資格這樣自負的。只要想一想在人類的歷史中弱肉強食。互相殘殺的事從未間斷,只能叫人氣餒,怎能以『萬物之靈』、『上帝之形像』自吹自擂呢﹖」(詳見,《教會公報》1994(7.17):16)

     
    6. 看,高樹藩《正中形音義綜合大字典》( 台北:正中書局,1974),頁1178

     
    7. 有路用[u lo-Ung]:有為、有用。在台灣詞彙裡,「路用」是非常重要的,充分反映著台灣人的思想特色。台灣人之了解人的價值,比較不是從人的存在、存活去思考,而是焦點於人的能力、作為,去認識的。同時應用「唯我有用」的公式去衡量一切價值。

     
    8. 一人謯一項,無人謯相同[Chit-lang get chit-hang, bo-lang get san-tang.]: 意思是,每一個人的行動,作風都不相同。謯:戲謯、作弄,開玩笑。
     

    9. 詳見,阮昌銳,同上引,頁V-4,5

     
    10. 戇大呆[gong-toa-tai]:大傻瓜也。

     
    11. 一條腸仔,通尻川 [Chit-tiau tng-a, thang kha-chhng.]:尻川,屁股也。喻指性情率直,不知婉轉,不會隱瞞,更不會撒謊,是一句帶有貶義的台灣俗語。

     
    12. 詳見,鐘孝上《台灣先民奮鬥史》(台北:台灣文藝社,1983),頁388-393
     

    13. 陳芳明編《二二八事件學術論文集》(台北:前衛出版社,1992),頁112
     

    - 本節完結 -
     

      back to 第一章第一節目錄
     

  • back to homepage Taiwanese in Deutschland